【职教观察】职校“扎堆”升本,是抢抓机遇还是偏离定位?
发布时间:2024-07-04 浏览次数:21

■专家指出,在升本路上,职业院校需要坚持职业教育的定位,不以学历为导向办学,坚持类型发展。

我国职业技术大学数量已达到51所,今年是职业本科学校设置数量最多的一年,共18所。职业本科队伍日益壮大,但是“扎堆”升本的趋势逐渐显现。某地再添一所职业本科,今年某些高职学校有望升本……近日,教育部发布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名单显示,我国职业技术大学数量已达到51所,今年是职业本科学校设置数量最多的一年,共18所。自2019年国家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以来,职业教育专科学历的“天花板”被打破,学生有了更广阔的发展道路。近年来,职业本科队伍也在不断日益壮大。但是不知从何时起,职业院校“扎堆”升本的趋势逐渐显现,很多学校不论办学定位与办学实力是否符合,也在为升本做准备。

“升了才能生存”

一所幼儿师范高职学校的教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很早就有升本计划,限于各种条件,一直升不了。谈及升职业本科的原因,这位教师直言:“升了才能生存,学校层次提升了,生源质量也会更好。”该教师认为,职业本科是发展趋势,即使以后整体生源减少,本科层次院校还是会好过一些。

在湖北武汉一所高职学校的班主任郭老师看来,生源质量确实是很多职业学校想升职业本科的重要原因。“生源差的话,学生根本无心学习,要么沉迷手机刷视频,要么打游戏,老师很难教,学校也看不到希望。”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敬杰分析认为,职业院校致力升本科,一是由于职业院校自身发展的需要,“较高职学校而言,本科层次的职业学校在政策红利、招生规模、生源质量、专业设置和资源配置等方面将有较大提升,学校有较好的发展机遇”。

“二是地方发展需要,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需求看,地方经济发展急需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技能人才,从优化区域教育空间布局和加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方面看,地方也迫切需要更多本科学校提供更多高等教育学位。”王敬杰说,此外,职业院校致力于升本科也是为了摆脱被歧视的尴尬境地。

随着今年的高考志愿填报拉开帷幕,不少考生将目光投向职业本科。江西考生张同学的分数刚过本科线,她说:“这个分数上公办普通本科难度大,正在考虑报考职业本科。”随着热度增加,近两年,一些职业本科学校分数线也在水涨船高。

升本工作太急会使师生身心疲惫

采访中一些职校教师表示,虽然很多职业院校希望升为职业本科,但实际上需要的条件较多,一般学校难以达到。

郭老师表示,想提高办学层次应该是每所职业院校的憧憬,但一则指标有限,二则条件严格,尤其对学校设施、面积等有硬性规定。

记者了解到,2021年,教育部先后印发两份试行文件,对本科层次职业院校的设置标准、专业设置管理等提出规范,例如,要求学校全日制在校生规模应在8000人以上、专任教师总数应满足生师比不高于18:1的标准、专任教师总数不少于450人、近5年累计立项厅级及以上科研项目20项以上、校园占地面积应不低于800亩等。

“这两份文件是职业院校升本科最基础性的政策参照,也是底线要求。”王敬杰说,职业院校致力于升本科,会给学校带来积极变化,例如,专任教师总数增多、“双师型”教师比例增加,学校实训场所和顶岗实习基地等硬件设施更加完善等。但是,在此过程中也可能伴随一些消极影响。

“学校铆足劲升本科时,教师可能承担较多教学以外的材料准备工作,与此同时,学校对教师科研标准、职称等会有更高要求,导致教师工作重心发生偏移。”王敬杰补充道。

有高职院校教师表示,为增加升本可能性,一些学校在筹备过程中努力让实际数据远超政策要求,例如,政策要求高级职称教师占比不低于30%,学校实际上会达到占比不低于50%,这就在无形中增加了教师的职称压力。

为达到政策要求的拥有博士学位的教师占比,计划升本的职业院校对博士学历人才有迫切需求,有的学校“不论博士毕业学校怎么样,一律待遇丰厚,也没有科研要求,这容易让此前入职的名校硕士教师心理不平衡,工作积极性受影响”。一位高职教师表示,还有学校为达到要求强制教师读博。

“职业院校升本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往往需要数年时间谋划和实施,长周期、高强度、快节奏的升本工作,会使师生身心疲惫,进而影响教师的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习实绩。”王敬杰说。

职业教育应坚持类型发展

职业院校想通过升本实现学校办学和行政级别提升,满足学生和市场对文凭的需求。业内人士表示,盲目升本可能会让一些原本锚定就业优势的职校,陷入对研究型高校的低层次仿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不少高职办学者看来,升本科是他们办学的最大成就,不但能提高学校地位、拓展办学空间,而且在高等教育普及化后,专科层次院校的招生越来越难,升本也成了这些学校的生存发展之道。

“举办职业本科扭转了社会对高等职业教育只有专科层次的偏见,但是也带来另一个问题,即本应以职业教育为办学定位的地方院校,开始‘心安理得’地追求举办综合性、学术型大学,偏离了原本办学定位。”熊丙奇说。

因此,他建议,不能将发展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理解为发展职业本科,应引导大部分地方本科院校,以及部分综合性院校培养技能人才的专业举办职业教育,职业院校也要坚持职业教育的定位,不以学历为导向办学,坚持以就业为导向。相关部门也应防止高职院校盲目追逐升本,避免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结构与社会需求脱节。

“职业本科的发展不能走普通本科的路子。”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杜安国表示,与普通职业院校的学生相比,职业本科的学生要具备一定的研究研发能力,要具备更强的动手实践能力和解决一线复杂问题的能力。

王敬杰也建议,职业院校进一步增强办学定力,摆脱对普通高等学校办学模式和发展路径的依赖,做到科学定位、特色发展。

(记者陶稳)

 

信息来源:《工人日报2024年7月3日06版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高等职业教育研究所 冀ICP备11023371号-4
学校地址: 石家庄红旗大街626号 邮编:050091 联系方式:0311-85239666 招生电话:0311-85239777